A股車企一季報集體滑鐵盧:僅兩家新能源車企凈利增長

  截至4月30日,A股上市車企連續發布了2019年一季報。我國轎車商場的繼續負增加還在連續,大部分車企的一季報體現也不盡人意。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計算,在10家具有必定商場知名度的乘用車企業中,上汽集團(27.380, 0.66, 2.47%)(600104.SH)、廣汽集團(12.490,-0.13, -1.03%)(601238.SH)、長安轎車(8.550, 0.00, 0.00%)(000625.SZ)、長城轎車(9.020, -0.28, -3.01%)(601633.SH)、江淮轎車(5.930, 0.02, 0.34%)(6000418.SH)、*ST海馬(2.210, -0.11,-4.74%)(000572.SZ)、一汽夏利(5.000, 0.12, 2.46%)(000927.SZ)、眾泰轎車(5.490, 0.25, 4.77%)(000980.SZ)等均呈現了贏利下滑或虧本,僅兩家以新能源轎車為主的比亞迪(56.900, 1.25,2.25%)(0002594.SZ)和北汽藍谷(9.710, 0.26, 2.75%)(維權)(600733.SH)完結了凈利增加。
  
  車市下行揉捏贏利空間
  
  商場規模較大的車企,未能經過規模優勢來緩解車市下行帶來的經營壓力。
  
  其間,虧本最大的是長安轎車,一季度虧本高達20.96億元。合資自主雙線受困的長安轎車,本年一季度的銷量僅為44.88萬輛,同比下滑了31.82%。我國轎車行業領頭羊企業上汽集團本年一季度稀有的呈現了凈贏利下滑,這是上汽集團10年來首次呈現一季度凈贏利下滑。廣汽集團營收凈利的下滑起伏,也都超過了25%。在年銷量破百萬輛的A股轎車上市公司中,長城轎車是唯一一家銷量完結正增加的企業,不過,營收和凈贏利也都大幅下滑,凈贏利下滑的起伏到達了62.84%。
  
  具有規模優勢的大集團盈利不佳,更多邊際自主品牌的生計情況更是寸步難行。江淮轎車一季度的贏利現已缺乏億元,剛剛被戴上ST帽子的海馬轎車以及經過賣財物而避免被ST的一汽夏利,還沉陷在虧本的困難境況中。
  
  各家車企一季報慘淡的背后,是我國轎車商場的繼續低迷。據我國轎車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受經濟下行、消費縮短的影響,本年1至3月我國轎車產銷633.57萬輛和637.24萬輛,同比下降9.81%和11.32%,連續了2018年轎車產業的下降趨勢。
  
  車市下行,檢測的是車企的基本功,更檢測車企的應對才能。對于品牌溢價才能并不高的自主品牌來說,想要保住商場份額,或許絕非易事。劇烈的商場競賽之下,自主品牌的商場份額再三失守。
  
  不僅如此,為了應對下行商場,車企不得不經過“降價促銷”來保住商場。劇烈的價格戰之下,從短期來看,可以緩解銷量的壓力,但卻也讓車企的贏利空間進一步揉捏。比方,一季度長城轎車的銷量盡管增加12.23%,但凈贏利卻下滑了62.84%;廣汽集團銷量僅微跌2.69%跑贏了商場大盤,但凈贏利下滑起伏高達28.40%。從長期來看,價格戰的負面影響其實很大。不斷下探的車價,也會影響車企的品牌溢價,甚至會造車價格紊亂,新車定價難。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以為,車企需要在車市下行中抵擋住壓力,保住自己已有的商場份額,并乘機得到必定增量,犧牲贏利有助于自主品牌從“弱市”中突圍。
  
  “現在,我國自主品牌能平穩走出低谷最重要。車市負增加更能看清企業的缺乏,低谷里能讓咱們重新認識,收獲到比掙贏利更大的價值。”長城轎車董事長魏建軍在上海車展期間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明,長城轎車縱使讓贏利也不會讓商場。新能源轎車成為新的增加點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眾車企營收凈利呈現跌落的一起,兩家以新能源轎車為主的車企的經營情況成為了亮點。
  
  本年一季度,比亞迪完結營業收入303.04億元,同比增加22.5%;凈贏利同比暴升631.98%,到達7.5億元。而北汽藍谷在本年一季度同比完結扭虧,凈贏利為0.34億元。
  
  兩家企業營收凈利的增加主要來自新能源轎車銷量的增加。比亞迪和北汽新能源本年一季度新能源轎車的銷量別離為7.32萬輛和2.51萬輛,同比別離增加146.89%和20.46%。
  
  整體來看,新能源轎車正在成為我國轎車商場新的增加引擎,在存量競賽中逐步搶走燃油車的部分商場份額。中汽協數據顯現,本年一季度,我國新能源(5.630, 0.06, 1.08%)轎車產銷別離完結30.40萬輛和29.89萬輛,同比別離增加1.0倍和1.1倍。
  
  不過,對大多數新能源車企而言,政府補助仍然是其贏利的重要來源之一。本年一季度,比亞迪和北汽藍谷非經常性損益中的政府補助別離為3.31億元和0.13億元,在公司的凈贏利中占比別離約為44%和38%。
  
  但是,跟著2019年新能源補助方針正式出臺,補助退坡的力度空前,這無疑也將對我國新能源轎車銷量第一的比亞迪形成巨大影響。怎么從“補助時代”平穩過渡到“商場化競賽階段”,是新能源轎車企業即將面臨的普遍問題。此外,跟著特斯拉國產進程的推動以及跨國車企加快在我國的電動化戰略,新能源轎車商場即將從“藍海時代”變為“紅海”,車企的劇烈較量劍拔弩張。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刘合彩期特码资料